im体育_散文三篇(美文)

木工雕刻机 | 2021-10-19
本文摘要:散文三篇 作者:殷涛/朗诵:殷堃 一碗腊八粥小时侯每逢腊八节这一天,妈都要腌腊八蒜和熬腊八粥。

im体育

散文三篇 作者:殷涛/朗诵:殷堃 一碗腊八粥小时侯每逢腊八节这一天,妈都要腌腊八蒜和熬腊八粥。相对于玻璃瓶中在醋液浸泡下逐渐转酿成暗绿色的腊八蒜,我更爱妈熬制的那一锅香浓甜濡的腊八粥。

腊八节的前一天晚上,妈把花生,红枣,红豆,大米等食材备好,用温水泡发比力难过煮的腊八粥原料。我和小妹守在她身边悄悄的看她熟练的筹划着这一切。

屋内灯光黯淡,煤炉炉盖的漏洞里钻出了些许氤氲的烟雾,妈就笼罩在这淡淡的烟雾中。那一夜,在妈身畔,我心静如水。

今夜,隔着几十年的悲欢岁月,我恍若又回到了那一夜。第二天,天蒙蒙亮,妈就起床开始熬腊八粥。

我赖在床上不起,侧着身子,裹着棉被,看妈把封了一夜的煤炉重新燃旺。她从桌下拿出一囗深耳锅,用开水烫一下耳锅,水倒掉,锅内注入泰半锅凉水,依次在锅里加入了事先准备好八宝粥原料后,就把锅蹲在了逐渐燃烧起的煤炉上。妈一气呵成做完这一切后,重新回到床上,躺进尚有余温的被窝里取暖。

时至隆冬季节,室外寒风咆哮,滴水成冰。煤炉经由一夜的关闭,室内的温度已消失殆尽,屋子水桶里的水面上时常结一层冰,早晨要用塑料水勺把冰拍碎才气取水,我记得那时清晨洗脸时,在红色印花仿陶瓷的脸盆里时常浮漾着一些未融解的冰块。

妈每隔一会儿就下床搅动一下锅内的八宝粥。随着时间的流失,耳锅里的八宝粥散发出了迷人的气味,八宝粥的香味从最初的若有若无演变到最后的浓重炽烈,充斥了室内的每个角落。咕噜,我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再也无法赖在床上,穿好棉衣棉裤棉鞋,围着火炉嗅锅盖缝里冒出来的绵延不停的阵阵香味。

im体育

腊八粥终于熬好了,妈掀开锅盖,半锅泛着莹润红的粥在锅里翻腾。妈在锅里加入了适量的红糖和白砂糖,把热气腾腾,香浓甜蜜的腊八粥端到了我们眼前。那一刻我是那么迫不及待的想喝一碗腊八粥,为了这碗粥我整整等候了一年,我猴急的端起了这碗香浓扑鼻的腊八粥,被它烫得呲牙咧嘴,欲罢不能……三十年已往了,又是一年腊八节,我从超市买回了2罐桂圆莲子八宝粥,打开喝了一罐被糖精和防腐剂制造出的酷寒的八宝粥,突然悲从中来,那种充满妈妈味道的温暖的腊八粥今生今世我再也喝不到了。

在这世上,有些爱如难忘的食物的味道会追随你一生一世,无论你在天涯还是海角。妈去世后,我再没喝过那香甜软糯的腊八粥,好纪念那一碗腊八粥的滋味。扫 尘小时侯每逢腊月二十四这一天,村里的家家户户都市举行一场年终卫生大扫除。这场卫生扫除运动,会从室内迁延到庭院和大门囗的胡同里,村中勤快的人会把别人扫除不到,边边角角有垃圾的地方统统清理洁净,以此来迎接新年的到来。

我十三岁时,和爷爷奶奶居住在一起。那年的腊月二十四,天刚蒙蒙亮,爷爷和奶奶就起床了。我揉着惺忪的睡眼,打着呵欠,裂着嘴不情愿的加入到一年一度的除尘大战之中。首先要把屋子里的大物件统统搬到庭院里。

家里有一对淡绿色绒布的单人沙发,每年是一定要搬到庭院的,我和爷爷弓着身子吃力地把沙发调试着种种行动终于搬出了狭窄的正屋门,把沙发沿东屋的墙根并排放好后,我后背已沁满了汗水。奶奶在收拾茶几里放了整整一年的上供用的果碟,糖碟,瓜子碟,种种各样巨细纷歧的茶碗,酒蛊和陶瓷酒壶,锡铁酒壶。面临这几十件形状各异的供品用具我很是头痛,如若一个失手不小心打碎了一件,势须要引来家人的一顿斥骂,在乡村春节前后打碎生活用品是不吉祥的征兆。当我们把屋内的所有家居搬到庭院时,冬日的冷太阳刚冒头斜照进庭院里。

奶奶手持鸡毛掸子抽打着黑白相间的狗皮褥子上的浮尘,灰尘在弱弱的阳光下四处飞扬,耳畔不时传来乡村里顽童的欢啼声和他们燃放爆竹的爆裂声,我心驰神往,但又不得不举行接下来的扫尘事情。换上准备好的旧衣衫,用奶奶的头巾蒙住口鼻,紧握用竹杆绑好的扫帚,先站在光秃秃的板床上清扫床两面墙上的灰尘,灰尘一瞬间就迷蒙了眼晴,泪溢了出来,用头巾擦一下眼睛,继续扫除灰尘。扫尘最难扫的地方当属室内的横梁,上方积落了一年的灰尘不说,在梁的狭小清闲处会有许多悬浮的蜘蛛网,如疮痍般牵扯着我不耐的情绪,墙角的蜘蛛网用扫帚一下就能清理洁净,但横梁上的蛛网任我怎么挥舞手中的扫帚,仍有残留的网丝在那儿悠悠的飘荡。

正当我万般苦恼时,小妺来帮助大扫除了,比我小一岁的她轻轻松忪就去除了那些顽固的蜘蛛网。有小妹的得力协助,扫尘事情希望的又稳又快。

当我们在正屋的正中间燃起一把火,用燃烧的火来驱散来年的霉运,把庭院和胡同里的垃圾清扫的干洁净净时,一年的扫尘运动终于完美的落下了帷幕。一年又一年,每一年的扫尘事情如约定俗成的老例按日执行。奶奶,妈妈,爷爷先后脱离了这个世界。

这种老例画上了休止符,戛然而止。扫尘好像很遥远,又好像就在昨天。

三十年后的今夜,我在键盘上孤苦地敲打着文字,来纪念过往和她们,想起她们,心一瞬间变得柔软而疼痛。在这世界上有些爱如天涯的芳草渐行渐远,有些爱却如一树繁花,在寥寂的夜怒放在心头。枣 山清晨我斜躺在床上浏览百度新闻,无意间看到了枣山的图片,一刹那,回忆汹涌而至,百度图片中的枣山和妈做的枣山相似却又不尽相同,这种感受生疏又熟悉,我呆呆地看着那几张图片一时无法从现实与往昔中抽离。一年之中,妈只在腊月二十五这一天会蒸一锅香喷喷的枣山。

im体育

因为制做枣山的历程费时又繁锁。挑选大枣,清洗洁净,控水。妈开始和面,把发酵好的面团揉发展条,用刀切成巨细纷歧的面剂子。

挑出最大的面剂子用擀面杖擀成圆形,来做枣山的底盘,控干水的大枣被妈一个个依次匀称排满,绕呈O状,再擀第二层面皮,第二层面皮要比第一层的面皮小一号,上面匀称排列的枣相对应也比第一层要少。这样以今后推,到第六层巅峰时,就只能摆放一粒大枣了。妈会挑一粒鲜亮的红色大枣,用切好的菱形面皮包裹住枣,稳放在枣山最上层,菱形边缘再微微向下翻卷一下,这粒大枣如一朵花儿般怒放在了巅峰。至此制做工程还并末完工,妈还需在刀和筷子的辅助下在最底层面皮的边缘压制出向日葵花花瓣状的形状,以增美感。

妈蒸一锅枣山往往要耗时一上午,当那一锅红白相间氤氲着热气香喷喷的枣山出锅时,已是响午时分。这时妈会指派任务给我,给村里的左邻右舍和走动比力近的人去赠送枣山。我噘嘴提着塑胶袋出门时,妈在后面说:“小涛,路上別偷吃枣山上的枣儿!”面临如此精致的枣山,获得馈赠的村里人都舍不得吃。大年头一,我去他们家贺年时,供桌上的枣山在几片菠菜叶的映衬下显得格外悦目。

(注:当地民俗,春节上供时供品上都市笼罩或散放上几片波菜叶,俗称出青头,实指祈求祥瑞如意的寓意) 枣山都被村人摆在了最显眼的位置,这一刻我会很是自豪,以为妈妈真地好厉害。当亲人故去,当富贵落尽,凡间间发生的一切恍若一场梦。今夜我站在邻近春节的节点上,缅念那一锅枣山的香甜,越觉察得昨日的点点滴滴如稀世珍宝般珍贵。

突然我明确了为什么清晨看百度枣山图片时会有种生疏感,因为那些食材内里没倾注妈妈的味道,妈妈亲手烹制的食物味道,是人世间最美的味道!作者简介:殷涛,现从事通讯器材行业,热爱文学,愿用手中的条记述已逝去的似水流年,于文字的慰藉下重觅昨日的斑斓岁月。朗读简介:殷堃,53岁,结业于德州师专中文系,三十年来一直从事初中语文教学事情,现任教于禹都会实验中学。

爱朗诵,爱念书,爱摄影,爱做饭。


本文关键词:im体育

本文来源:im体育-www.rateusjudges.com